手機看中經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國內時政更多新聞 > 正文

北大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在深化改革開放中維護金融穩定

2021年01月27日 06:47   來源:經濟日報   □ 本報記者 陳果靜

  2021年是“十四五”開局之年。今年的經濟形勢怎么看、宏觀政策怎么辦是大家關注的焦點。政策如何保持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在去年1.5萬億元讓利的基礎上,今年金融系統如何進一步支持實體經濟?金融業如何服務好新發展格局?經濟日報記者就相關話題采訪了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

  記者:新冠肺炎疫情給世界經濟帶來嚴重沖擊,近期疫情在全球出現反復,您如何判斷今年國內外經濟形勢?

  黃益平:今年國內外的經濟形勢會比去年好,但仍然存在不確定性因素:一是疫情仍在起伏,可能會影響經濟復蘇的步伐。各國經濟復蘇的軌跡也不會完全一致,疫苗能夠控制住部分國家和地區的疫情,但疫情得到完全控制可能仍需時間;二是疫情過去后,對經濟是否會造成長期負面影響,仍然需要思考和關注。

  中國今年的經濟增長肯定比全球的表現要好。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預測,我國2021年經濟增速將達到7.9%。去年四季度,我國GDP增長6.5%,已經回到了疫情前的趨勢增長水平,今年會繼續保持。并且由于去年基數較低,今年的經濟增速從數字上看還會更高一些。我們過去一年多來,采取了一系列財政、金融、貨幣政策來穩經濟、穩企業、保就業,這些政策會在今年繼續發揮作用。

  對國內來說,接下來需要重視的是金融風險問題。從外部來看,需要密切關注全球貨幣寬松何時出現轉向苗頭,一旦美聯儲開始調整寬松貨幣政策,可能會引發金融風險與市場波動,這需要有心理和政策上的準備。從內部看,疫情是否會帶來“后遺癥”,市場違約率上升、銀行不良資產上升等潛在風險需要高度關注。

  記者: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宏觀政策要保持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應如何理解?貨幣政策應怎么做?

  黃益平:宏觀經濟政策的主要目標是保障經濟的穩定增長,去年我國實施了積極的財政政策與穩健的貨幣政策,并推出了前所未有的支持措施。今年如經濟增速按預期持續反彈,去年采取的大力度的穩增長措施就需要慢慢退出,這是一個很正常的過程,但這個過程肯定不會是“急轉彎”。

  特別是考慮到今年經濟增長的形勢還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宏觀政策應該維持去年的態勢但做適當的調整。去年的貨幣政策比較靈活,特別是采用了一些直達實體經濟的政策工具,但與主要央行相比政策取向相對穩健,今年應繼續保持這一態勢。

  記者:去年金融系統完成了向實體經濟讓利1.5萬億元的目標。您認為繼續讓利、引導融資成本下行在今年能否持續?金融系統如何加大對實體經濟尤其是中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

  黃益平:相對寬松的金融條件包括較低的融資成本應該會持續。

  過去3年,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持續下降,今年的融資成本穩中有降同樣是可能實現的?傮w看來,貨幣政策仍會保持充足的流動性來支持實體經濟增長,金融機構和監管部門共同努力,盡可能地引導融資成本進一步下行。

  但需要看到的是,去年政策要求金融系統向實體經濟讓利1.5萬億元,應該是應對疫情沖擊的臨時性措施,不會是長期性戰略。畢竟對于金融機構來說,市場化風險定價是穩健運行的基本條件。

  金融加大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還有不少手段可以使用,包括更多地運用直接融資的手段、增加信貸服務等;更加可持續的是通過市場化手段降低融資成本、支持實體經濟的做法,如放松貨幣政策、增強競爭、改善信用風險評估及政府貼息等。

  金融加大服務小微企業的力度,難在“獲客難”和“風控難”,中小微企業、低收入人群數量大、規模小、不確定性高,而且缺乏滿足傳統信用風險評估的資質要求,F在,傳統金融機構一般用的是線下軟信息的方法,通過銀行信貸員長期、全方位地了解企業和企業家,進而作出信貸決策,效果非常好。但這種傳統模式的問題是“量”做不大、成本也較高,無法形成普惠效應。而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等大科技平臺的長尾效應可以幫助大規模、低成本、高速度的獲客,這樣就解決了觸達、獲客的問題;用大數據做信用風險評估,解決了風控的問題,這為解決普惠金融難題提供了一種可行的模式。但這也產生了新的問題,一方面是從平臺自身來看,如何保障其信用風險評估模型的穩健程度;另一方面這也對監管機構提出了新要求,需要出臺相關的數據政策、保護消費者權益、有效監測其行為并控制金融風險。

  記者:中國金融業如何進一步改革開放,服務好新發展格局?

  黃益平:金融業面對的主要挑戰是經濟增長要轉型,而金融體系尚未完全跟上轉型步伐。

  我國金融體系在過去幾十年有效支持了我國經濟增長,創造了中國經濟奇跡。過去是要素投入型的經濟增長模式,目前這套金融體系行之有效,但現在要轉向創新驅動型的經濟增長模式,就需要進一步的金融改革、開放和創新。

  金融改革的方向主要是三個方面:一是提高直接融資的比重,發展多層次的資本市場;二是讓市場機制在金融資源的配置中發揮決定性的作用;三是改革監管體制,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危機的底線。

  還要重視金融業的開放。近兩年,我國金融服務業的開放力度不斷加大,這一方面增加了國內的競爭,讓金融服務水平在競爭中得以提升;另一方面也把國外較好的金融產品、金融流程和模式引進來,更好地支持國內經濟增長和科技創新。目前來看,資本項目可兌換和人民幣國際化可能是“十四五”期間金融開放的重點突破領域。當前,人民幣匯率的雙向浮動程度已經大幅提高,不遠的將來可能走向有管理的清潔浮動。

  在開放的同時,我們也更應關注風險,在短期內國際經濟還不穩定,主要央行貨幣政策可能在未來幾年發生較大調整的背景下,如何在推進金融開放的同時維護金融穩定,需要引起高度重視。(經濟日報-中國經濟網記者 陳果靜 )

(責任編輯:馮虎)

日韩亚洲国产中文永久,精品视频国产香蕉尹人视频,日本不卡免费一区二区,日本免费不卡一二三区